技术赋能未来,互联网时代南京银行的新价值空间
来源:财经无忌    作者:沛东    2021-05-07 13:47

2020年初,金融业权威机构预计,受社会经营性融资和投资性融资增幅有限,信贷需求被延后影响,叠加新冠病毒疫情,预计上市银行2020年业绩增速会稍有放缓。


但出乎大多数人意料的是,2020年银行业的整体表现和业绩都远超预期。


近日,国内多家上市银行发布2020年年报,作为国内城商行代表的南京银行(601009.SH)则交出一份亮眼业绩单:2020年南京银行资产总额1.5万亿元,较年初增长13%;实现营收345亿元,同比增长超6%;净利润131亿元,同比增长超5%。而2021年第一季度,南京银行营收超100亿元,净利润40亿元,同比增9%,业绩再次取得快速增长。


此外,2021年初,作为国内城商行代表的南京银行在A股市场一路高歌猛进,3月15日,盘中股价一度升至10.18元/股,这一价格比1月4日新年首日开盘时,已经上涨近30%。更为难得的是,随后在银行板块整体回落后,南京银行股价依然稳定。


亮眼的业绩和坚挺的股价,是南京银行近一年多来以场景生态连接客户,以数字转型赋能未来,以协同融合赢得市场,打开新的价值增长空间和战略发展空间的最好回报。

 

一、传统业务稳健运行


银行的传统业务是吸收存款和发放贷款,利润的主要来源为息差。而传统业务的稳步发展,是银行生存和发展的基础。


而从与存贷款业务来看, 南京银行2020年和2021年一季度,可谓涨得“快”,但走得“稳”。


涨得快,主要是存贷款业务从2020年开始,保持较快增幅。数据显示,2020年南京银行存款余额9462亿元,较年初增长11%;贷款余额6746亿元,较年初增长19%;而2021年一季度,南京银行存款总额超10000亿元,历史性突破万亿大关,增幅超10%;贷款总额近7500亿元,增幅近10%。而南京银行净利息收入连续2个季度实现环比高增长,2020年四季度环比增加12.1%,而2021年一季度环比增加8.2%。


走得稳,从具体信贷业务来看,去年南京银行一般对公贷款全年占比新增60%,投放行业主要集中在不良率偏低的租赁商贸业、房地产、水利环境,同时对制造业贷款投放有增多,分别占比新增46.5%、6.6%、3.1%、9.7%。


此外,值得一提的是,2020年在经营规模和利润稳步增长的同时,南京银行的主要监管指标保持稳定,其中拨备覆盖率392%,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近10%,不良贷款率0.91%,连续多年控制在1%以下,总体维持在相对优异水平。


过去,南京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低,曾成为业界关心的问题。2019年,南京银行董事长胡升荣曾表示,南京银行资本充足水平相对较低。这是公司的一块心病,必须要下决心解决资本补充的问题。而2020年南京银行成功发行145亿元二级资本债,并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116亿元;在降低资金使用成本同时,对南京银行核心资本和一级资本的补充起到了积极作用,显著增强其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,并为其未来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战略保障。


二、两大核心战略打造新场景


当下,国内互联网经济正在向每个人的生活渗透,流量经济,交易平台,获客成本,也在时刻考验传统银行企业的神经。尤其是在“互联网金融”越来越受到国家重视,监管力度越来越大的背景下,传统银行的发展之路略显艰难。


对于新经济场景,南京银行早已提前谋篇布局:通过“大零售战略”和“交易银行战略”,向互联网经济模式接轨。


2016年,南京银行率先发布了大零售战略,针对个人互联网用户,重点关注完善用户体验。2020年,以客户为中心的大零售战略2.0改革启动,立足“私行客户-财富客户-基础客户-互联网客户”差异化的经营服务模式。


也就是说,南京银行新的大零售,把互联网客户放在从来未有过的高度,未来通过互联网平台接入南京银行的客户,不仅享受个人住房贷款与消费贷款两大服务,同时还可以享受南京银行的个性化服务,比如资产配置。从而使过去单一的贷款服务,向“金融+生活”场景服务实现转变。


从数据来看,2020年南京银行零售端消费贷发力。按揭、信用卡、消费经营贷分别占比全年新增8.7%、-0.1%、17.6%。从个人贷款细分项目增速可以看出,目前南京银行零售贷款结构也从15年来较为依赖住房按揭,变成2019年来以消费信用贷款为重,占比个贷达到50%。还有数据显示,南京银行消费金融2019年资产收益率约2%,远高于银行业整体资产收益率水平(2019年0.96%)。


“交易银行战略”是指南京银行重点打造企业服务平台。江苏省作为国内制造业大省,外贸经济十分发达:2019年,江苏省的实际使用外资量是浙江省的两倍,进出口总额比浙江省高出8000亿元。外向型经济的发达,必然导致境内外资金流动的活跃。


南京银行作为江苏省会城市商业银行,充分利用外资活跃这一点,打造交易银行平台。该行交易银行端,纵向以“链”,以现金管理、供应链金融为重点,融入核心客户的资金链、物流链、信息链和价值链,链接上下游经营场景;横向以“面”,建设科技金融服务生态圈,延伸中小客户服务边界,构建全新的开放平台。


三、技能赋能领先一步


2021年2月,南京银行围绕“智能化、数字化、开放化”设计的N Card信用卡正式上线。N Card以小程序为主要载体和运营平台,实现了南京银行信用卡三种能力的突破性发展,即业务线上化获客、移动化办理和整体化运营。


N Card正式发布后短短两个月时间,已实现新发卡20万张,年轻客户、新客户在N Card信用卡中占比达到70%。南京银行表示,将进一步聚焦年轻客群提升产品体验,N Card信用卡全年发卡量目标将不低于50万张,力求实现“换道超车”。


这一“换道超车”的产品,和大零售战略一样,需要南京银行提供大规模的技术支持。


目前,国内城商行信息科技部门,普遍存在人才不足的情况。2020年,京东数科联合IDC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任辰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大概有38%的区域性银行的信息科技部门自有人员的数量在100人以下,100人到200人区间的银行大概有42%。总体来看,近八成区域性银行的科技部门自有人才不足200人,与国有大行和股份行相比,差距较大。”


近年来,南京银行领先其它城市商业银行,加大对于技术投入,试图解决技术赋能问题。


2020年年报显示,南京银行全年信息科技投入达8.64亿元,在营收中占比超2.5%;信息科技和数字银行人员同比增长超32%,新增人员占全行新增总人数比例超20%,目前南京银行技术人员已达568人。


此外,南京银行强化信息科技顶层设计,制定了金融科技“鑫五年”规划,强化人工智能、区块链、云计算等新技术的研究应用,积极开发中后台技术运用场景。

 

在加速推进数字化转型方面,南京银行不断提升数据质量,激活数据资产价值。建设“数据湖”及数据中台、智能中台,打造了国内首创的AI数字员工服务体系。

 

在探索“开放银行”建设方面,南京银行的“鑫云+”互金平台致力于做中小银行和行业平台的连接者。该行建立统一的开放银行门户网站,实现产品的标准化发布,快速对接第三方生态,努力打造与实体经济、金融科技企业深度融合的共享生态圈。截至2020年末,平台用户数得到4500万户,累计贷款投放4800多亿元。

 

对于技术投入,南京银行行长林静然在总结2020年工作时表示,在奔腾而来的数字化时代,南京银行保持信息科技投入力度和强度,加快科技“基因”向全行的渗透。目前,南京银行已深度融合科技与业务发展,积极推进基于大数据的“人机协同”,强化数据整合运用,深化管理“数字化”,为经营管理持续赋能。


本网站案例,除特殊标明来源的,版权归金科创新社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,否则将视为侵权,对于不遵守此声明或者其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者,本网站依法保留追究权。另,本网站部分案例、观点文章来源于网络素材,如有侵权,请邮件联系 fenglei@fintechinchina.com 处理!
特别提示:本网站免费为广大金融企业提供IT规划、选型咨询参考报告,详情点击 【 需求提交 】